半截蜡烛续写(一)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兵侵占法国,法国人民在齐心协力地反抗可恶的德国兵,三个德国军官在村子里进行例行检查,他们点燃了藏有一个小金属管的小半截蜡烛,那个小金属管里密封着法国军事情报。

  蜡烛被点燃了,红色的火苗像魔鬼的舌头一样贪婪地吞吃着空气,屋内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了。

  那烛火每跳动一下,杰克、杰奎琳和伯诺德夫人的心都更紧张地跳动一下。那烛火好像比平时燃烧地更旺、更快了些,很快,那个被密封在蜡烛里的小金属管露出了一个亮晶晶的头来。也许杰克太紧张太担心了,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燃烧着的小半截蜡烛。德国少校看了一眼盯着烛光的杰克,心想:这孩子有毛病?怎么喜欢看烛火?有意无意中少校瞄了一眼蜡烛,脸上立刻露出更加疑惑的表情,用手指着蜡烛里露出的金属管的一头问:“那个银色的、亮闪闪的,是什么东西?”

  中尉甲瞟了蜡烛一眼,忽然两眼放光。上前吹灭了蜡烛,不顾烫手取出了金属管。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就被少校“嗖!”的一下夺去了。少校上下打量了一下密封着的金属管,嘴里嘟囔着:“这是不是纯银的?”他举起金属管刚想要放到嘴里用牙咬,只见杰克“呼”地站起身,冲到少校面前,用自己壮实的拳头在少校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抢过金属管往嘴里一含,抓住妹妹杰奎琳和妈妈伯诺德夫人的手逃出了家。

  中尉甲和中尉乙连忙扶起少校,结果被少校“啪!啪!”给了他们两个耳光,恶狠狠地说:“笨蛋!还不快去追!”

  “是,少校!”俩中尉捂着脸转身冲向夜幕中。

  此时,杰克拉着妈妈和妹妹已经跑远,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

  “砰!砰!”两声枪响划破了寂静的夜空。其中一颗子弹擦着杰克的耳尖呼啸而过,而另一颗“噗!”的一声打在了伯诺德夫人的肩膀上,妈妈受伤了。

  杰克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妹妹的手,另一只手臂搀扶着妈妈受伤的胳膊,急转身冲向村子外的树林。他们穿过树林来到了后山的一个隐蔽的山洞里,这个地方绝对安全,以前他和小伙伴们捉迷藏的时候发现的,他藏到这里从未被找到过。

  杰克把自己的背心脱了下来,用尖利的竹片把背心划成一片片、一条条的,给妈妈包扎伤口。这时,伯诺德夫人才喘过一口气问:“杰克,那个金属管呢?没弄丢吧?”杰克从口中取出金属管,“瞧!在这呢,妈妈!”“哦,它没事就好!你真令妈妈骄傲!我们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孩子。”

  可爱的妹妹杰奎琳伏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又困又累的杰克也依偎在妈妈身边睡着了……

  他们在山洞里整整待了三天三夜,在星期二的清晨,杰克悄悄走进村子,把藏有秘密的金属管交给了来取信的米德叔叔。那个德国少校和两个中尉都被米德叔叔干掉了。为了把该死的德国佬赶出去,杰克一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保密传信……

 
  半截蜡烛续写(二)

  杰奎琳慢慢端着蜡烛走上楼去,在踏上最后一级楼梯时蜡烛熄灭了。

  少校鹰一样的鼻子似乎闻出了某些异样,(www.lz13.cn)发现了伯诺德夫人和杰克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但只出现了几秒钟,就消失了。使少校有些拿不准,便故意问他们:“你们藏有违禁品,对吗?”可伯诺德夫人和杰克都摇头、否定。没有什么异样,但他还是不放心。

  以后几天,德国军官一直住在他家里,直到星期二。杰奎琳散步回来,对妈妈说:“妈妈,米德叔叔来了。”伯诺德夫人想:这回完蛋了,这群该死的德国佬还不走,嗯,就算死,也要把情报送出去。这时,米德先生进来了,跟伯诺德一家打招呼:“你好,夫人;你好,孩子们。”这时,少校走过来,两人诧异地对视了几秒钟,米德跟少校打招呼:“您好,司令官先生。”少校对他笑了笑,说:“你好。”

  军官走进屋里,他们都把手枪装了子弹,上了枪膛。

  晚饭的时候,少校跟米德问了几句话,米德总是尽量回避。晚饭后,夫人和米德进了杰奎琳的卧室,关上门,少校和两位中尉都贴在门上,用耳朵仔细地偷听他们的谈话。屋里传来了:“这就是情报了,收好。”三人破门而入。刹那间,伯诺德夫人大喝一声:快走。就张开双臂保护他们,无情的子弹打进了夫人的胸膛,她忍着,用微弱的声音喊到:“一定要给党……”说完便到下了。

  米德和两个孩子逃了出来。他们强忍悲痛,把情报送到了组织手上。

  就是这根小金属管,它上面详细的介绍了德军在法国的兵力部署,为以后重占法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甚至为诺曼底登陆做了准备。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