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道风景线作文(一)

  我也不知道自己交上了什么霉运,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却噼里啪啦地掉下泪来。

  拿着这几本书,跑回老远的家,不仅书要报废,还要去看医生。可是,我实在不愿在这间冷得象冰库的书店多逗留一分钟。从我走进这间书店,到拿起一本书来,才不过十来分钟,那个胖胖的小姐便扭着腰肢走到我身旁。谁叫我身上没穿名牌!她狠狠地夺过我手中的书,抛过来鄙夷的神情和白眼,我顿时火冒三丈,分明是狗眼看人低嘛,我实在不愿被她看扁了,从书架上扫下几本书来,走到她面前,重重地抛到桌面上。我再一望那张可恶的脸,居然挤出了无比可亲的笑容。人,都是这样?望着眼前迷迷蒙蒙的世界,我冲了进去,再不走的话,我可要爆炸了!回家的途中要经过市场,市场挤满了人,雨下得越来越急。此时的我,几乎全身都湿透了,那几本书更是惨遭雨劫。我拼命地跑着,眼睛被雨水打着,几乎不能睁开,前面哪里有路?我不知道,像只无头苍蝇乱撞。忽然,雨仿佛停了。我抹去脸上的雨水,嘴里低喃着:“好啦,雨终于停了。”可我一转头,才发现我错了——我躲在别人的伞下,撑伞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她朝我微笑着。可微笑也打消不了我的尴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忙着走开。虽然我对世界认识不深,但我的眼睛告诉我,自私是人的天性。那位胖小姐就给我上了一课。我在人群中穿行着。不久,那把伞竟然又飘在我的上空。老奶奶始终微笑着,挎着菜蓝的手指了指我的衣服,又指向她的伞。我心头一暖,向她笑了笑,说:“谢谢您!”她撑着伞,我躲在她的伞下,一起离开了这熙熙攘攘的市场。这时,我在书店里受的气全消了,涌上心头的,是绵绵的暖意。雨中,伞下,在我的心中,是一道永恒的风景。

  世界,原本是这么美的!


  那一道风景线作文(二)

  铭刻在心底的一道风景线充满绿色——生命的颜色。

  草,很绿很绿。

  草的绿很特别,是一种厚重的绿,溢满沧桑。我的绿色调料的底色便是草之绿。

  草将所有的坎坷只当做对自己人生的考验,刚刚长出的小草只有一种嫩绿,很淡很淡,经过风雨的洗礼,动物的踩踏和侵犯,早春的严寒,酷夏的干旱,绿色逐渐变深变沉重,于是“疾风知劲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于是草有了属于自己的风景线。人们常说”贱如草贱“,草自卑吗?不,它从不自卑,即使被踩在脚下,它仍是不折不断,不屈不挠。因为小草明白,平凡就必须坚强,于是小草变有了十分不平凡的绿,只有小草才有的绿。它用这种绿,构造了一道绚丽的风景线。

  我将这一道风景线铭刻在心底,用草的绿,在人生的的道路上涂画着坚强与自尊。

  树,很绿很绿

  树叶的绿,给人以安静,亲和,愉快的感觉,是一种墨绿,我的绿色涂料中肯定少不了它——树的绿。

  整天埋头在书本中的我,总喜欢抬头望望窗户外的树,它散发出的绿让我从头到脚感到无比的清新,精神百倍。树懂得谦和,它和谐的生活在这世界上,年年泛绿,它更懂得乐观,它将上天对它的折磨——暴雨,化作大地浅浅的微笑,丰润着自己的墨绿;它还把上天对它的考验-酷日,当做取之不尽的能源,不断地吸收着墨绿。然而需要时,它会将蕴藏已久的墨绿散发出来,毫无保留,为人们投下一片绿荫,投下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于是,我将这道风景线铭刻在心底,用树的绿,在我的人生中涂抹着谦和,乐观与奉献。

  铭刻在我心底的这道风景线充满了绿色——生命的颜色。有了它,风景才有了灵魂,生命才能长新。


  那一道风景线作文(三)

  风景,它是绚丽的,让人留连忘返的,往往因为它的独特之处才称作是风景。而说起父亲的肩膀。我的心头便会涌起一股暖流,对于我来说那才是最美的风景。

  记得小时候,听说外村有戏,人们都惊奇得不得了,所以早早地吃完饭,都穿好衣服结伙去看戏。由于人多去了已经挤满了人,本想挤在前排可是人实在是太多了,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因为我的个子低,也想看看,这时父亲就把我抱在他的肩头看戏,看见戏里有跳的场景,我还坐在父亲的肩头来回地扭几下,那时只见父亲面带笑容,高兴地说:“女儿,好,再给爸爸扭儿下。”就这样已经把我折腾累了,戏没看到一半我就熟睡在父亲的肩头上。仿佛他的肩就像一座山,只要有它我就很安全。

  自我懂事以来,我就看着父亲每天很早地起来挑水,只见来来回回个身影,不一会儿,一缸水三下五除二就被挑满了,可是父亲却连气都不喘,感觉父亲永远有浑身使不完的劲儿。

  随着我年龄的增大,我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了,村里也没有好学校,于是就迁往了城市。到了城市衣、食、住、行哪里都需要钱,何况是四口人。所以父亲身上的担子很重,而且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就开始每天四处奔波找学校。我们上了学,父亲也找见一份工作,父亲每天早出晚归,(www.lz13.cn)手上总是有伤。我总是问父亲他干得活累不累,而他总是说:“没事儿,你忘了你爸是无敌铁金刚。”他总是把这个话题叉开。有一次,当我和弟弟都睡着了,父亲让母亲擦一下背,并且贴上膏药。我睁开朦胧的睡眼,只见父亲的背上有淤紫,肩膀上都起泡了。我看着都疼,可是父亲连哼也没哼。

  现在,父亲的肩膀已不再是那么平直,那么结实,而形成了一个像“弓”字形。如今只要想起那一幕,我的心像水一样向上奔腾不息。可在我眼里,那就是一道让人永远记忆的亮丽的风景线。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