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别人一次机会,放自己一条生路

  文/苏听风

  周日中午在家做饭,准备做三个菜,一个是红烧鲫鱼,一个是瘦肉蘑菇汤,最后一个是炒毛豆。开始做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钟了,想到三点还得出门办事,心中难免有些焦急。

  于是在开始煮毛豆的过程中,一边切瘦肉,夹杂在搜肉里的还有几片肥肉,想来扔了也是浪费,于是就一起准备弄到汤里面,毛豆煮好后,也恰好把肉都用调料拌好了。由于毛豆在煮的时候已经在水里放了盐,所以捞起来再炒的时候,也就没有再放盐。

  炒好毛豆后,就开始来煎鱼了,这倒号称我的拿手菜的一个,倒也没觉得多难,小火来回几次煎完后,就开始加水来煮了。然后又一边去洗蘑菇了。在这么穿插的动作,三个菜倒也是很快就做完了。

  姐姐正好从外面回来,就开始吃饭了,吃到毛豆,她说盐放少了,我一试真是。开始来吃鱼的时候,发现鱼骨头里还有一些小血丝在,她说,这个没有煮足时间。蘑菇汤里放在肥肉,这实在是毁了一个好汤。我低头不语。

  她接着说到,你一直还自认为自己做饭自我感觉良好,竟然在做饭的时候也没有太大耐心的,这个毛豆怎么不试下盐的多少再装起来呢?你没听说过千煮豆腐万煮鱼吗?煮的时间肯定不够,你在急什么呢?我说,这些问题我记住了,我下次一定不犯这种错了。她接着说:对了,汤里还放了蒜泥吧,简直笨死了。你知道吗?那谁谁就是因为不会做饭而不讨人喜欢,你都这么大了,做饭的能力进步太少。

  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这几个菜的确没有做好,以及做的时候有些焦急都是真的。她的批评我也都能接受。可是,后来开始由做饭连想到的诸不将来会不讨人喜欢的事,让我心里的确有些难过和小火存在。于是,我也气冲冲地说,那我自己都吃了,你别吃了。她说,你这什么态度。事做不好,还这么大脾气。

  没错,我们因为几盘菜没有做好而吵架了。一轮辩驳之后,各自闷声完一碗饭,倒也稍冷静了一些。

  我说我讲个昨天晚上听到的一个新闻给你听。是一个银行的朋友讲给我听的真事,周五的晚上她们在山西的一个支行的副行长被人在银行的门口割断了动脉,当场毙命,行刺他的人也在现场自杀了。显然,这并不是一个谋财害命的行为。

  而是在二年前,此副行长跟杀害他的这个人是因为一个项目的合作关系有过交洽,此人负责的一个技术项目由于某一小小的环节没有达到银行要求,这个副行长当着此人领导的面批评他没有用,做不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以致于由于指责他什么事都做不成,也成不了什么大事,哪着他领导的面说跟这样的笨蛋一起上班太可笑了。数天后,科技公司辞退了此人,此事迅速传开,顶着“笨蛋”这种压力下,他很长时间没有找到工作,快要结婚的女朋友走了,朋友一个个地离开他了。他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于这个副行长所带来,是因为副行长的话让把他逼到了绝路,当初那个出了一点小问题的项目本是有办法挽救的,但是没人有给他这个机会。

  在这一二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憎恨着副行长,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动了杀机,当他觉得他终于了结这一切的痛苦的根源之后,他也不想活在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了。

  听完这个故事,姐姐开玩笑地说,你的意思是说,我要这样一直指责你菜没有做好,你会记恨我,然后报复我吗?我说,当然不是,我想表达的意思是说,我们活在这样复杂的社会,极容易站在自己的立场去批评和指责别人。银行行长觉得他做为甲方,你拿了我的钱没把事做好,骂你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做为我姐姐,觉得我没把菜做好,批评我也是无可厚菲的。但是,在这样站在自己立场指责和批评甚至演化成的人身攻击就是让人受不了的。

  这样的受不了,就会变成我们这么好的关系会因为一个菜的盐放少了而争吵,也会变成那个因项目的一点小问题而遭到的一阵骂而毁了自己的人生,以致于现在的悲剧的形成。

  姐姐半天没有说话,过了片刻。她说你说的没有错,刚才我们都有些冲动,特别是我。这菜没有做好,还可以下次再做的,我们因为这个争吵而伤了姐妹情谊就是不值得的,我是应该给你一个机会改正的。她接着说,你说这事,我也想起当年的马加爵事件,他唯一没有杀的人是一个曾经帮他打过饭的林风平。虽我们不评说这整人事件的对错是非,而是对别人留存善意的人,其实也是对自己的善意。

  姐妹间争吵一下,也许并不会良成什么仇恨之事。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总是怀有这样的理所当然的自认为十分有道理的一方,由此不惜一切的代价来批评指责别人。生意场上的甲方乙方,公司里的上司下级,家里的长辈亲人,往往最容易这样。

  也许你会说,这是受批评的人太脆弱了,我们也许不能否认真有这样的现象存在。而更多的现象则是,批评别人的,是否是太狠毒了?在批评别人的时候,我们极容易由当件事的问题,而无限延伸到其它的人生问题,以及人格问题。我们沉浸入一种发号示令的错觉当中,忘记了本来的慈悲和善意。

  我想, 这一切,并非对方有多糟糕,而是我们出于对尊重的不了解,对宽容的怠慢。

  我和姐姐再也没有争吵过,因为,我们都懂了有节制的宽容,和对别人的尊重。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