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一生碌碌无为, 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文/阿萝少女

  1

  过年期间,我和闺蜜小洁约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店见面。

  小洁郑重告诉我她辞职了,准备去深圳。我用勺子不停地搅拌杯中的液体。“干得好好的,怎么了?”

  大学毕业后的小洁顺从父母的意愿,在家附近的一个县城里当老师。日复一日的校园生活,逐渐磨平了小洁的梦想和激情。我不知道她有多少辗转反侧的夜晚和翻来覆去的纠结,但我知道,如今的她就像自由的鸟儿被困笼中,终于可以展翅高飞了,就像破茧而出的蝶,闪耀着光芒。

  我忍不住问小洁:“你去深圳,万一还不如这里,怎么办?”在我的印象里,深圳是个繁华大都市。物价高,生活节奏快,生存压力大等等一些因素都是前行路上未知的阻碍。

  但觉醒过来的她,似乎找到了大学时代那个义无反顾、特立独行的自己,我永远记得她说服我的那番话:回首前半生,生活波澜不惊,明明就是一潭死水,还要安慰自己是风平浪静;不知不觉地在碌碌无为中蹉跎岁月,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2

  在和小洁的聊天当中,“娟子”这个名字突然被提起。

  大学时代,我们几个是很好的闺蜜。当时我特别羡慕娟子的心态,荣辱不惊、云淡风轻。

  英语四六级考试,室友都忙着复习,就她一个人躺在床上看剧。四级理所当然地没有过,但娟子特别看得开,“大不了下次再考呗!”不过直到大四,她的四级也没有过。

  以前我总“怂恿”娟子多考个证吧,可她却以“多证无用”拒绝。多次之后,我也就不和她探讨目标追求了。

  整个大学时期,她没有参加社团组织,也不奢望名列前茅,只想拿到一个毕业证,再找份工作,一辈子就这样舒舒服服的。

  娟子老说自己是个平凡人,不求大富大贵,只愿四平八稳。

  后来毕业,她向心仪公司投的简历纷纷石沉大海,很快就心灰意冷,回到老家。

  我也是从只言片语中得知娟子的近况。她在一个小县城里,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随处可见的熟人和无忧无虑的自己。拿着一份可供温饱的薪水,吃和住都是在父母家里。工作不到一年,就经人介绍,嫁了人。我见过那个男人,还算靠谱,男方父母早已购置房子和车子,也不用他俩担心。后来他们俩奉子成婚,娟子如愿所偿地当上了全职妈妈。

  乍看之下,娟子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不用挤公交和地铁上下班,也不用面对一堆文件焦头烂额,更不用面对喋喋不休的催婚……

  但是我们忽略了表面的波澜不惊,不能掩盖深底的波涛汹涌。

  3

  在小洁去深圳之前,我们三个约好重聚。

  隔着好远,我看见一个女人抱着孩子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衣裳,头发凌乱。她一见我们就挥手,是娟子无疑。她抽出一张椅子,坐在我旁边,怀中的孩子开始哭闹,娟子轻轻哄着他……

  “最近怎么样啊?”直到孩子安静之后,我才开口打破好久不见的尴尬。

  “别提了!我都快烦死了”。原来娟子的生活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般稳当。

  当了全职妈妈后,娟子既要带孩子,还要伺候丈夫,一大堆家务需要她一手操办。她报怨着生活的鸡毛蒜皮,数落着丈夫的不求上进。

  在娟子的描述中,我似乎可以窥见这个女人逐渐衰老的容貌和灵魂。生活不太满意,但她离不开孩子、丈夫和那座小县城。她手无寸铁,无法单打独斗,更无法奋勇直前。

  娟子不理解小洁的辞职,认为追求所谓的梦想不实际,小洁不认同娟子的主妇生活。两个人从以前的无话不谈,变成如今的无话可谈。

  唯一没变的是,娟子还是那个把“四平八稳”挂嘴边的娟子。

  4

  我们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在平凡的世界中待久了,便无力挣扎。就像电影《阳光姐妹淘》中,那个从小被娘家人爱如金玉的女孩,长大了饱受婆家揉搓;那个立志要做韩国小姐受万人爱慕的女孩,后来沦落风尘母女分散。她们的归宿最后令人感慨唏嘘,为什么曾经的豪言壮语都归于沉静呢?我们不能排除命运的安排,但更不能否认我们自身的心甘情愿。

  除了物质需要别无他求,以现实生活为活动上限,以身边的人为模仿标准。在碌碌无为中沦陷,在得过且过中沉湎。

  如果这就是娟子眼中的平凡,那我拼命也要给自己造出梦境。

  拒绝被生活锤杀,拒绝自我麻痹。

  再说到我自己,或许有些知识,但是没有见识;或许有些才能,但是没有才华;或许有个文凭,但是没有水平。

  几经沉浮,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当初没有尝试,没有失败,也不会有成长。去做可能会可能会面对质疑和失败,但是不去做,永远也不知道另一方天地的精彩。

  我们都是平凡中人。

  平凡并不可怕,可怕是一生碌碌无为, 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