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光海

  无限的大自然,

  成了一个光海了。

  到处都是生命的光波,

  到处都是新鲜的情调,

  到处都是诗,

  到处都是笑:

  海也在笑,

  山也在笑,

  太阳也在笑,

  地球也在笑;

  我同阿和,我的嫩苗,

  同在笑中笑。

  翡翠一样的青松,

  笑着在把我们手招。

  银箔一样的沙原,

  笑着待把我们拥抱。

  我们来了。

  你快拥抱!

  我们要在你怀儿的当中,

  洗个光之澡!

  一群小学的儿童,

  正在沙中跳跃:

  你撒一把沙,

  我还一声笑;

  你又把我推翻,

  我反把你揎倒。

  我回到十五年前的旧我了。

  十五年前的旧我呀,

  也还是这么年少。

  我住在青衣江上的嘉州,

  我住在至乐山下的高小。

  至乐山下的母校呀,

  你怀儿中的沙场,我的摇篮,

  可还是这么光耀?

  唉!我有个心爱的同窗,

  听说今年死了!

  我契己的心友呀!

  你蒲柳一样的风姿,

  还在我眼底留连;

  你解放了的灵魂,

  可也在我身旁欢笑?

  你灵肉解体的时分,

  念到你海外的知交,

  你流了眼泪多少?……

  哦,那个玲珑的石造的灯台,

  正在海上光照,

  阿和要我登,

  我们登上了。

  哦,山在那儿燃烧,

  银在波中舞蹈,

  一只只的帆船,

  好象是在镜中跑,

  哦,白云也在镜中跑,

  这不是个呀,生命底写照!

  阿和,哪儿是青天?

  他指着头上的苍昊。

  阿和,哪儿是大地?

  他指青海中的洲岛。

  阿和,哪儿是爹爹?

  他指着空中的一只飞鸟。

  哦哈,我便是那只飞鸟!

  我便是那只飞鸟!

  我要同白云比飞,

  我要同明(www.lz13.cn)帆赛跑。

  你看我们哪个飞得高?

  你看我们哪个跑得好?

  〔本篇最初发表于1920年3月19日上海

  《时事新报·学灯》〕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