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乡石读后感(一)

  愁乡石响着,响一片久违的声音:

  愁乡石,一个清新脱俗的名字,铭刻了华夏五千年的历史,五千年的海浪将它磨得光滑,但冲刷不走的是对故国的情思,静静地躺在异域海滩,静静地凝望对岸的一抹晚霞,静静地看着云卷云舒,潮起潮落;静静的看着故国的腾图,静静地……

  踱步在“鹅库玛”上,泛着一种忧伤,四百五十里,比银河遥远,对岸的上海,在作者眼中却和镐京或是洛邑那样幽渺,面海而立,在浪花与浪花之间,乡愁变得又剧烈又模糊……

  读着《愁乡石》让我不禁想到了余光中的《乡愁》,同时隔着一条静静流淌的海水,掀起作者的情思,同是借物抒情,无论是愁乡石,还是邮票、海峡,都无一不抒发了作者最深处的情思。读张晓风的《愁乡石》,读的是一种高山流水,景行行止,读的是一种澎湃与开阔;读余光中的《乡愁》,读的是一种小桥流水,隽永入心,读的是一泓清新与雅致……

  我无法到达那一片异域海滩去采撷那或许黯淡的愁乡石,但在海岸的这一边我却能看到张晓风日夜凝望方向;我无法去那一块岛,那岛上的人说着日本话,他在美国人为他们铺的柏油路上,去体会那了无悲哀的生活,但我却在海岸的这头鄙视那面他们引以自豪的太阳旗……

  愁乡石响着,响一片久违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声音?是秦始皇一统天下的壮阔之音,还是晚唐后庭花的靡靡之音,是南京大屠杀30万民众的亡灵之音,还是毛泽东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辽阔之音,还是东方巨龙的腾飞之音……

  或许,仅仅是作者对故国幽幽的思念之音……


  愁乡石读后感(二)

  到“鹅库玛”度假去的那一天,海水蓝得很特别。

  每次看到海,总有一种瘫痪的感觉,尤其是看到这碧入波心、急速涨潮的海。这种向正前方望去直对着上海的海。

  “只有四百五十海里。”他们说。

  我不知道四百五十海里有多远,也许比银河还迢遥吧?每次想到上海,总觉得像历史上的镐京或洛邑那幽渺,那样让人牵起一种又凄凉又悲怆的心境。我们面海而立,在浪花与浪花之间追想多柳的长安与多荷的金陵,我的乡愁遂变得又剧烈又模糊。

  可惜那一片江山,每年春来时,全交付给了千林鶗鴂①。

  明孝陵的松涛在海涛中来回穿梭,那种声音、那种色泽,恍惚间竟有那么相像。记忆里那一片乱映的苍绿已经好虚幻好缥缈,但不知为什么,老忍不住用一种固执的热情去思念它。

  有两三个人影徘徊在柔软的沙滩上,拣着五彩的贝壳。那些炫人的小东西像繁花一样地开在白沙滩上,给发现的人一种难言的惊喜。而我站在那里,无法让悲情的心怀去适应一地的色彩。

  蓦然间,沁凉的浪打在我的脚上,我没有料到那一下冲撞竟有那么裂人心魄。想着海水所向的方向,想着上海某个不知名的滩头,我便有一种号哭的冲动。而哪里是我们可以恸哭的秦庭?哪里是申包胥可以流七日泪的地方?此处是异国,异国寂凉的海滩。

  他们叫这一片海为中国海,世上再没有另一个海有这样美丽沉郁的名字了。小时候曾经那么神往于爱琴海,那么迷醉于想像中那么灿烂的晚霞,而现在在这个无奈的多风的下午,我只剩下一个爱情,爱我自己国家的名字,爱这个蓝得近乎哀愁的中国海。

  而一个中国人站在中国海的沙滩上遥望中国,这是一个怎样咸涩的下午!

  遂想起那些在金门的日子,想起在马山看对岸的岛屿,在湖井头看对岸的何厝。望着那一带山峦,望着那曾使东方人骄傲了几千年的故土,心灵便脆薄得不堪一声海涛。那时候忍不住想到自己为什么不是一只候鸟,犹记得在每个江南草长的春天回到旧日的梁前,又恨自己不是鱼,可以绕着故国的沙滩岩岸而流泪。

  海水在远处澎湃,海水在近处澎湃。我木然地坐在许多石块之间,那些灰色的、轮流着被海水和阳光煎熬的小圆石。

  海浪冲逼而来,在阳光下亮着残忍的光芒。小圆石在不绝的洞庭湖中颠簸着,灰白的色调让人想起流浪的霜鬓。我拣了几个,包在手绢里,我的臂膀遂有着十分沉重的感觉。

  忽然间,就那么不可避免地忆起了雨花台,忆起那闪亮了我整个童年的璀璨景象。那时候,那些彩色的小石曾怎样地令我迷惑。有阳光的假日,满山的拣石者挑剔地品评着每一块小石子。那段日子为什么那么短呢?那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能预见自己的命运?在去国离乡的岁月里,我们的箱箧里没有一撮故国的泥土,更不能想像一块雨花台石子的奢侈了。

  灰色的小圆石一共七颗。它们停留在海滩上想必已经很久了,每一次海浪的冲撞便使它们更浑圆一些。雕琢它们的是中国海的浪头,是来自上海的潮汐,日日夜夜,它们听着遥远的消息。

  那七颗小石转动着,它们便发出琅然的声音,那声音里有一种神秘的回响,呢喃着这个世纪最大的悲剧。

  “你拣的就是这个?”

  游伴们从远远近近的沙滩上走了回来,展示着他们色彩缤纷的贝壳。

  而我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七颗黯淡的灰色石子。

  “可是,我爱它们。”我独自走开去,把那七颗小石压在胸口上,直压到我疼痛得淌出眼泪来。在流浪的岁月里我们一无所有,而今,我却有了它们。我们的命运多少有些类似,我们都生活在岛上,都曾日夜凝望着一个方向。

  “愁乡石!”我说,我知道这必是它的名字,它绝不会再有其他的名字。

  我慢慢地走回去,鹅库玛的海水在我背后蓝得叫人崩溃,我一步一步艰难地摆脱它。而手绢里的愁乡石响着,响久违的乡音。

  无端的,无端的,又想起姜白石,想起他的那首八归。

  最可惜那一片江山,每年春来时,全交付给了千林鶗鴂。

  愁乡石响着,响一片久违的乡音。

  后记:鹅库玛系冲绳岛极北端之海滩,多有异石悲风。西人设基督教华语电台于斯,以其面对上海及广大的内陆地域。余今秋曾往一游,去国十八年,虽望乡亦情怯矣。是日徘徊低吟,黯然久之。


  愁乡石读后感(三)

  到“鹅库玛”度假去的那一天,海水蓝得很特别。

  每次看到海,总有一种瘫痪的感觉,尤其是看到这碧入波心、急速涨潮的海。这种向正前方望去直对着上海的海。

  “只有四百五十海里。”他们说。

  我不知道四百五十海里有多远,也许比银河还迢遥吧?每次想到上海,总觉得像历史上的镐京或洛邑那幽渺,那样让人牵起一种又凄凉又悲怆的心境。我们面海而立,在浪花与浪花之间追想多柳的长安与多荷的金陵,我的乡愁遂变得又剧烈又模糊。

  可惜那一片江山,每年春来时,全交付给了千林鶗鴂①。

  明孝陵的松涛在海涛中来回穿梭,那种声音、那种色泽,恍惚间竟有那么相像。记忆里那一片乱映的苍绿已经好虚幻好缥缈,但不知为什么,老忍不住用一种固执的热情去思念它。

  有两三个人影徘徊在柔软的沙滩上,拣着五彩的贝壳。那些炫人的小东西像繁花一样地开在白沙滩上,给发现的人一种难言的惊喜。而我站在那里,无法让悲情的心怀去适应一地的色彩。

  蓦然间,沁凉的浪打在我的脚上,我没有料到那一下冲撞竟有那么裂人心魄。想着海水所向的方向,想着上海某个不知名的滩头,我便有一种号哭的冲动。而哪里是我们可以恸哭的秦庭?哪里是申包胥可以流七日泪的地方?此处是异国,异国寂凉的海滩。

  他们叫这一片海为中国海,世上再没有另一个海有这样美丽沉郁的名字了。小时候曾经那么神往于爱琴海,那么迷醉于想像中那么灿烂的晚霞,而现在在这个无奈的多风的下午,我只剩下一个爱情,爱我自己国家的名字,爱这个蓝得近乎哀愁的中国海。

  而一个中国人站在中国海的沙滩上遥望中国,这是一个怎样咸涩的下午!

  遂想起那些在金门的日子,想起在马山看对岸的岛屿,在湖井头看对岸的何厝。(www.lz13.cn)望着那一带山峦,望着那曾使东方人骄傲了几千年的故土,心灵便脆薄得不堪一声海涛。那时候忍不住想到自己为什么不是一只候鸟,犹记得在每个江南草长的春天回到旧日的梁前,又恨自己不是鱼,可以绕着故国的沙滩岩岸而流泪。

  海水在远处澎湃,海水在近处澎湃。我木然地坐在许多石块之间,那些灰色的、轮流着被海水和阳光煎熬的小圆石。

  海浪冲逼而来,在阳光下亮着残忍的光芒。小圆石在不绝的洞庭湖中颠簸着,灰白的色调让人想起流浪的霜鬓。我拣了几个,包在手绢里,我的臂膀遂有着十分沉重的感觉。

  忽然间,就那么不可避免地忆起了雨花台,忆起那闪亮了我整个童年的璀璨景象。那时候,那些彩色的小石曾怎样地令我迷惑。有阳光的假日,满山的拣石者挑剔地品评着每一块小石子。那段日子为什么那么短呢?那时候我们为什么不能预见自己的命运?在去国离乡的岁月里,我们的箱箧里没有一撮故国的泥土,更不能想像一块雨花台石子的奢侈了。

  灰色的小圆石一共七颗。它们停留在海滩上想必已经很久了,每一次海浪的冲撞便使它们更浑圆一些。雕琢它们的是中国海的浪头,是来自上海的潮汐,日日夜夜,它们听着遥远的消息。

  那七颗小石转动着,它们便发出琅然的声音,那声音里有一种神秘的回响,呢喃着这个世纪最大的悲剧。

  “你拣的就是这个?”

  游伴们从远远近近的沙滩上走了回来,展示着他们色彩缤纷的贝壳。

  而我什么也没有,除了那七颗黯淡的灰色石子。

  “可是,我爱它们。”我独自走开去,把那七颗小石压在胸口上,直压到我疼痛得淌出眼泪来。在流浪的岁月里我们一无所有,而今,我却有了它们。我们的命运多少有些类似,我们都生活在岛上,都曾日夜凝望着一个方向。

  “愁乡石!”我说,我知道这必是它的名字,它绝不会再有其他的名字。

  我慢慢地走回去,鹅库玛的海水在我背后蓝得叫人崩溃,我一步一步艰难地摆脱它。而手绢里的愁乡石响着,响久违的乡音。

  无端的,无端的,又想起姜白石,想起他的那首八归。

  最可惜那一片江山,每年春来时,全交付给了千林鶗鴂。

  愁乡石响着,响一片久违的乡音。

  后记:鹅库玛系冲绳岛极北端之海滩,多有异石悲风。西人设基督教华语电台于斯,以其面对上海及广大的内陆地域。余今秋曾往一游,去国十八年,虽望乡亦情怯矣。是日徘徊低吟,黯然久之。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