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志摩读后感(一)

  徐志摩的同窗郁达夫在古诗词创作上的成就超过了小说,徐志摩则在新诗的创作上声名卓着。他的第一部诗集《志摩的诗》,是继郭沫若的《女神》之后的又一座丰碑。郭沫若的诗雄浑浩大、豪迈壮丽,徐志摩的诗飘逸潇洒、明丽柔美。这是由于人生经历和思想情感的差异,也由于郭沫若注重主题的宏阔和力的展现,徐志摩倾心于形式的整饬和音调的协调。

  梁实秋认为徐志摩的诗歌创作源于对英诗的研究,认为徐志摩是用中文来创造外国诗的格律装进外国诗的诗意。徐志摩的诗中的确有一些英国诗人华兹华斯、济慈、拜伦、雪莱和哈代的影子,同时法国的波德莱尔、美国的惠特曼、印度的泰戈尔也是徐志摩的洋教授。这些人让徐志摩开阔了眼界,学会了抒情,也让徐志摩把外国诗歌形式的花朵移植到了中国。

  字母文字和中国文字大相径庭,欧美诗歌的音乐美体现在音步和韵脚上,和中国古诗的平仄和格律大不相同。在押韵方面,徐志摩把外国诗的随韵、交韵、抱韵进行了大胆的尝试,此外还有三随式的韵、双交韵、骈句韵、章韵、四句一韵、六句一韵、奇偶韵都被他搬回国内,在徐志摩之前恐怕没有人进行过这么多形式的试验。所以朱自清先生赞扬他:徐先生试验各种外国诗体,他的才气足以驾驭这些形式,所以成绩斐然。

  徐志摩曾说过:“我们觉悟了诗是艺术”。作为最高艺术的诗歌也不得不吸取音乐的音调和节奏。徐志摩所理解的音节是在诗感和诗意的基础上寻求吻合的音节,以期获得节奏的变化和感情起伏的完美和谐。

  诗歌的旋律是另一种音乐美,请看徐志摩在陪同泰戈尔访日期间写的《沙扬娜拉—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


  纪念志摩读后感(二)

  春日溶溶时,我总喜欢用行囊装着《诗》来到明澈的小河边,或绿意盎然的草坪上,呼吸新鲜清晰的花粉气味。坐着或躺着,小心翼翼拿出《诗》,就像小心拿出贵重的水晶品。翻开书页,《诗》中全是文学巨人徐志摩的点点情怀:“夜幕冥冥,思悠悠,何处是我的多情友;风扬扬,柳飘飘,榆钱斗牛,是长相忆的歌喉。”那细腻的文笔,真挚的感情,使我忘却人世的虚伪,丑恶,顿时“幻化成天空中的一片云”或是“在半空中潇洒的雪花”,在幻想的似有若无的空间里插上翅膀翱翔。

  “我的哀思焉能电花似的飞驰,感动你天日遥远的灵魂;我泪洒向长风遥送,问何时能戡破生死之门?”《志摩的诗》犹如志摩的一生,实在太丰富。

  每当万籁俱寂,星斗纵横,我总喜欢抱着《志摩的诗》,在月华一泻千里下,在繁星点缀的庭院的灯光下,翻开《诗》,便是志摩在康桥写的《再别康桥》:“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月儿,休学新娘羞,把云遮住你的光艳首”;“我焉能不为他的才学而佩服,这时传来晓风的音讯”——《志摩的诗》便成了慈爱的安琪儿,他安祥的望着我,挈着我的手,引领我在星云间穿梭,我可以与志摩的诗,噢!不,我可以与追求自由美丽的安琪儿乘风远去,访天堂之美丽。

  志摩的诗意韵很深,常把我带到另外的世界,但也催促我不能忘记世间的险恶,“——只剩下一片焦黄的花蕊,这年头活着不易,这年头活着不易!”志摩就是用他的笔,像鲁迅的敏锐,又带着李白的几分酒醉,把人间疾苦谱成诗篇。

  《志摩的诗》一直伴我成长,它教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豁达,鼓励我走出思想的千山万水:“这里是古英雄的乡国,白云里投出不朽的灵光——何必这无端的凄清、怆惶?”

  我喜欢《志摩的诗》,等同喜欢志摩的情怀!我在茫茫人海中还要撑一支橹,驶向有灯塔的地方:我与《志摩的诗》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纪念志摩读后感(三)

  徐志摩的诗既没有郭沫若的奔放,亦没有闻一多的深沉,有的是飘逸、空灵,如潺潺溪水,如清风明月。他的大部分诗作没有愤怒,没有呐喊,没有慷慨高歌,甚至也没有希望和恐惧,有的只是迷惘的微笑、沉沉的静视和对自然的依恋。他追求的就是一种宁静、和谐、无冲突的美的境界,表达的就是经过理性筛选、过滤了的情感。他总是将那种浓得化不开的情感给以稀释,以防其"杀"了诗的美感。如《再别康桥》,诗人将那种浓郁的离愁点化得淡雅、缥缈,将离别时那种沉重的心绪藏于心底,使全诗显得飘逸而空灵。"再别"本包容着十分丰富复杂的思想感情,但这种复杂的情感化为诗时,则从头至尾表现出对自我的压抑,对情感的克制。如"轻轻的"一连用了三个,含蓄委婉地将诗人心头的沉重、依恋曲折地表达出来。在整个诗中,没有因难以割舍的别情而潸然泪下,更没因理想的破灭而号啕痛哭,弥漫全诗的只是淡淡的忧伤,悠悠的惜别,内含不尽之意。这正是情感经过理性的洗礼后所能达到的一种诗歌境界,所以有着永久的生命力。

  徐志摩的诗歌比较含蓄,但不流于晦涩。从总体上看,尽管徐志摩在诗歌中反复吟唱其单纯的信仰:爱、自由与美,但他并非对此进行赤裸裸的、粗暴的呐喊,而是将之寄托于对雪花、康河、婴儿等美好形象的礼赞中。《黄鹂》中第二节:"等候它唱,我们静着望,/怕惊了它。但它一展(www.lz13.cn)翅,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它飞了,不见了,没了,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实写黄鹂,虚写诗人的感觉:感叹春光、火焰,热情,一闪即逝。把展翅飞走的黄鹂与春光、火焰、热情联系起来,显得含蓄而又深沉。《山中》写"我"在庭中月下思念山中的恋人,但诗人却不直接去抒写对恋人的思念,而从对山中光景的关心写起;不直写"我"想去见恋人,而是化一阵清风,将针叶青松吹落在情人的窗前,轻轻地不扰乱她的睡眠。这种构思含蓄地将对恋人无微不至的体贴、甜蜜的思恋全都表现出来了。

  《再别康桥》中,诗人不直言自己对康桥的无限深情和依恋,而只是恣意渲染康河的美景,只说自己甘心"在康河的柔波里","做一条水草。"真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分页:123